【梵夏文学网,感情文学网,好词好句大全,美文摘抄,短篇美文,情感日志,睡前小故事,www.fanxia.cn】
当前位置: 梵夏文学网 > 伤感文章 列表

伤感文章在线阅读,伤感文章大全,伤感文章欣赏

  • 男朋友很胖,身上还有一股味道……见过家长后,我又开始动摇了作者:西门文旦  2022-04-21

    男朋友是我一个前辈给我介绍的,没见面之前那个前辈就说,是个在他们程序员圈子里人品有口碑的好人,学历高工资多,不撩骚也没有不良嗜好,就是长得不太好看,问我愿不愿意看看。我当时看了照片,其实不是

  • 老婆不让同房,想离婚了!已经完全不把我看在眼里了作者:西门文旦  2022-04-09

    先交代下背景,lz和老婆结婚快9年了。13年认识结婚的。认识时候大家都是28。后来就奉子成婚了。目前家里一男一女,女的8岁,男的5岁。 LZ家拆迁,可能这也是老婆和我结婚的重要原因吧,分了

  • 妻子讲故事作者:短文学用户2406  2021-06-15

    昨天,晚饭后,我、妻子和小女,我们一起沿着河边公路往前走,妻子忽然想起一个故事,关于过工鸟的故事,她问我和小女,你们知道过工鸟的来历吗?我们说不知道,于是妻子就说起过工鸟的故事: 从前,有舅

  • 攥紧一张车票作者:均君  2021-06-15

    在北方有那么一座城,夜晚降临,换上繁华、喧哗的衣裳,走在大街上听对街酒吧的歌,看来往形形色色的人、车,灯红酒绿,一个被繁华包围的城,仿佛每个人都能成功?富裕? 梦何时起的?一张车票,一个背囊

  • 你听不到心跳的声音,是因为心碎了一地作者:海边的曼彻斯特  2021-06-15

    那一年我总是穿着牛仔裤短衬衣,衬衣总是把纽扣扣地满满的,生怕别人看到我的腹肌,可笑的是我却没有腹肌。天气转凉,季节转秋,短袖长裤刚刚好,但总是没有看到树叶变黄飘落,只是不管春夏秋冬,她总会在

  • 一个人,所有人作者:陈七俗  2021-06-15

    我没问你的时候,你不需要和我有任何交代,物理中有一个特别的名词,它叫光流,它指的是视觉中的可见光,比如我们见到的太阳发出的光,月亮的光,以及那些喜欢的人眼里的万千流年。我们都大概了解自己是个

  • 什么叫最卑微的爱情?作者:  2021-06-15

    她把我删了四个月,期间我加了了她几百次,给她发了942条消息,其中337条是你还没有加为好友,其中605条是你已被加入黑名单,打了245个电话,都是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发了63

  • 我不是草船作者:一青若柯  2021-06-15

    别看明诚年纪才二十七、八岁,其实已经是省医的主治医生了,不仅技艺高超,为人处世更是厉害,上到院长,下到清洁职工,都夸他能力强,为人好。但他一直有个遗憾,因为他长相实在一般,看起来是属于还凑合

  • 追逐一个背影作者:文青  2021-06-15

    岁月在我们的年轮上多画了几圈,层林之中有些人还有许多的留白,有些人却已画出边缘,枯萎了,不,他们只是踏上了一场不问归期的旅途。 曾记得小学二,三年级时,有一段时间是爷爷来接送的。放学时,我总

  • 雪夜中的回忆作者:邓莱  2021-06-15

    雪花就那样浑然不知的飘着,她拖着疲惫的步伐漫游在街头,任凭雪花落在身上,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走着走着,她就来到了他们一起吃过饺子的面馆。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她没有食欲,也没

  • 台风和布娃娃作者:匿名  2021-06-15

    大风呼呼的吹着――我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大树在风中摇曳,我想那一定是风叔叔在贪玩,妈妈说风叔叔又贪玩又凶。 我问妈妈风叔叔长什么样,妈妈歪着头想了想,风叔叔有着一个大鼻子和一双大嘴巴,可喜

  • 这一次,我来说晚安作者:白夜  2021-06-15

    最初的开始,也仅仅是想知道你的名字。 那段时间,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希翼着什么。可能是每天清晨相逢时互道早上好啊;也可能是偶遇时礼貌的微笑。 借着创建班级群的名义,我加了你的QQ。 后来,我

  • 高三暗恋的女孩作者:独伞一舟  2021-06-15

    谈起高三,那真是一段压力山大,又充满动力的时期。对于别人,除了学习就是学习,而我,比他们多了一段暗恋的回忆。 高三,每到课间大家都喜欢趴在桌子上睡大觉,而我总喜欢静静看着窗外。并不是窗外有什

  • 病毒险些断了手掌作者:斜阳脉脉  2021-06-15

    封闭管理月余,灶台的液化气无论怎样挣扎,最后还是一闪一烁地熄灭了。可那送气的车是进不得小区的,从前打个电话,师傅就噔噔扛着气罐上门的情景,似乎已经很久远,委实让人怀念。 耳濡目染,新冠病毒也

  • 久违的怀抱作者:短文学用户1257  2021-06-15

    深秋里,黑暗的小巷旁,一只全身黯淡无光的金毛犬被栓在大树旁仿佛脱离世界轨道般被人遗忘,可明明曾经他也有一个爱他的 小时候,一睁开眼我见到的就是眼前的这个戴着眼镜框的男人,他总是用他宽大的手掌